拥有一把锁,打开你年久的枷,而后怎样看你都喜笑颜开。

所有与多情相关的哀伤似乎都能往自己身上套,瞧瞧你自己,就是这么自作多情。

这个本命年,过了就再也不要想起了。

不知道是谁
又想起 又哼起曾经熟悉的旋律
又哼起曾经熟悉年华
忘却的年华
怎么会忘却
长不大 又怎么长大

我说你不懂我,好像我很懂你似的

说穿都不过只是个坎

好比我存着不疯狂一把就对不起24岁的风华正茂之心
却忘了连着灵魂和心脏的地方进了就不可能当作没进过

This is all my fault.

人们都要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。

一家公司干出这么low的事情也是服了。

摒弃偏执。

从来我就比其他人都更经受不住离别

明白离别并不是不在身边,而是一段关系到这里就必然是要终结的。

有缘再见

而缘并不是任何人能够掌控的。

我从来不将期待寄托于超出自我可实现的因素之上
但凡我明白,我努力并不能得到的,那就等于失去。

所以,哪怕是现在我有多难以割舍,多年以后想起你,对我来说也就像回忆起当年喝过的一杯还不错的咖啡,仅此而已。

终究没有不散的宴席,难以自拔的,也只是这个当下的我自己而已。

没理由这么贪心的。

并不知道自己在不愉快什么。

出来混总是要还的。

© Jessie | Powered by LOFTER